我是Hugo,程序员。喜欢编程,喜欢思考。其间总有一些东西想要记下来,于是就有了这个博客。这并不是我的第一个博客网站,但是是第一个属于我的独立网站,而这是第一篇,我想应该先说下我自己。

我喜欢追根问底,从不轻信听到的任何信息,无论其来源多么权威,更喜欢挑战权威。喜欢思考各种问题,从技术到人生到社会。

我猎奇心重,对世界上各种事儿都有兴趣,小到看书、做饭、喝咖啡;大到天体物理学。

我容易感动,是个听音乐看电影都会哭的人;但是心肠却并不软,不会给乞讨之人一分钱。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。

我认为人生的意义在于经历与体验,于是十分在意自己的感受,对影响自己的感受的人和事儿会很反感。

我认为幸福的来源在自身。幸福不是能被他人给予的。一个人必须能用心地生活,感受生活,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。但是这个想法并不妨碍我在物质上的追求,因为那也是一种体验。

我理解力强,并对没相应的理解力与逻辑思考能力的人缺乏耐心。

我是个精英主义者,认为社会需要精英的管理才能得到最佳的发展,有些人就是得被人管。但是我并不是一个功利主义者,所以即使社会不是由精英管理我也无所谓。对社会的各个阶层没有偏见或歧视,但是对某些让我产生不适的生物个体会有反感。

我对肤浅地针砭时事的社论没有兴趣。用我的一个想法来说明一下:我反感局域网带来的不便,但是我支持当局对局域网的建设和对不良信息的监管和封锁。懂的人自然懂。

我会固执地做我自己觉得正确的选择,哪怕这事儿其实我已经看透,并知道我做的事儿对全局一点意义都没有也照做无误。做我自己,追求本心,是对我自己有意义的事儿。

我不会囷于任何无谓的风俗习惯,也不在意思旁人惊诧的目光。因为我的生活是我自己的,只要没有妨碍到他人,他们的惊诧与误解与我无关。

我喜怒形于色,虽然不很明显,不熟悉的人一般看不出来。

我对人一般很友好,但是对自己看不惯的人会有干架的冲动。可惜从来没有实施过。

我做事儿会考虑时间价值。因为我觉得一生很短。反感一切浪费时间的事儿,如有可能,就花钱买时间。但是我会玩游戏,会发呆,这并不矛盾。

我喜欢Jazz,也喜欢许嵩的中国风。但是不追星。

我喜欢看书,范围广泛,从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到《少有人走的路》,从《斗破苍穹》到《道德情操论》,从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到《黄金时代》。

我喜欢收藏,从钢笔到邮票到书到硬币到各类票据。

我喜欢看漫画,三大日漫都在追。

我喜欢小雨天,喜欢听雨声,喜欢开着窗户睡觉。

我喜欢各种小动物。

我喜欢书法。

我不抽烟,但是抽过烟。

我喜欢玩RPG游戏,走刺客流。也喜欢玩Minecraft,但是创造力并不怎么样。只是用来消磨时间而已。我不喜欢对战类游戏,因为我手比较残。

我胆小,恐怖游戏都不敢玩。但是现实中,我并不怕黑,也并不怕鬼,也并不怕死。我怕死得无谓。

我不挑食,独不爱吃苦瓜,但是有时依然会买来吃,因为如我所说,人生的意义在于经历与体验。我不会因为自己的好恶而放弃。

我喜欢做饭,而且手艺不错,但是只在心情好有时间的时候才自己做,因为有太多更喜欢、更重要的事儿要做。我不喜欢为了省钱自己做饭。

我记不住人名,连楼上楼下对门邻居的名字都记不住,更不要问我漫画、电影、演员之流的人名了。

我就事儿论事儿。比如对代码苛求完美,但是对发型,一直是板寸。那么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吗?

我喜欢旅游,但是对于在国内旅游没有太大兴趣,以国内的服务品质,被服务就是被虐。这无关服务场所档次。整体而言,服务人员的素质没有到,也没有用心服务的心。

我这人不恋家,这里所说的家是指父母家。我已经有自己的家了,我只恋自己的家。

我做事儿专注,做自己喜欢的事儿,比如写代码,可以从早写到晚。

我不喜欢枯燥无味的工作。

我基本没有迟到过。

下面是一些个人观念上的事儿,可以用来判断我们是不是一类人。不是一类人一般会相互嘲讽,但是你们放心,我从来不放在心上。

我铭记着历史,但是我依然喜欢日本。

我相信中医有可取之处,但是认为当代中医已经没落。像这个世界上多人都是庸人一样,认为多数医生都是庸医,所以不会严格地遵医嘱。

我还坚信有外星人。

我支持转基因,即使有证据证明有些转基因产品有害。

我不介意居住地附近的信号塔。

我从不随地吐痰。并厌恶在哪怕里小便池吐痰的人。

我吃不完或是不爱吃就会剩饭。

我是INTJ型的人格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