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州再游感悟

大概10多年前,工作没多久的时候,和老婆去过苏州,待了两天,去了北寺塔、也去了寒山寺。记得当时下着濛濛的细雨,举着把旧伞,跟了个团满苏州的景点儿逛,看着个什么都感觉新鲜得很,非要合个影才能安心离开。只是时间所限,当时连苏州标志性的拙政园、虎丘都没有去。但是离开时心里也并不感觉遗憾,因为这样的城市,早晚要再来的,而且毕竟离上海这么近。只是不曾想,这再来,便是10年之后了。

这次住的地方离拙政园比较近,吃过了午饭,沿着平江路,边逛边走十来分钟就到了。平江路在苏州也算得上是一景,沿途有各色文玩、作坊、秀场、小吃,有些看上去倒也别具一格,但我们怕错过了拙政园的参观时间,便一刻也未停留,匆匆赶到了拙政园。然而进了门,看着周遭的黑瓦白墙、水榭连廊,错落的古树怪石,脚下的青砖铺路,衬以各式卵石拼出的花鸟虫鱼,就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,仿佛来到了上海豫园,只是进入了自己未曾涉足过的另一个区域。我没有找志愿者讲解,听听每个连廊,每座桥,每间堂,每棵树或许不一样的故事。因为在我看来,故事再动听也只是故事;而且听故事,也并不需要来到这里。来,便是为了亲身感受。遗憾的是,我人来了,却没有生出什么太多感受来。

回客房的路上,还是会穿过那条著名的平江路,只是返程更加从容。再次从那些让人眼前一亮的店铺门前走过。然而我的眼神依然没有亮起来。这些店一般都很小,一张大门上面挂着个牌子,就是它能展示给路人的全部。所以大多数的小店都是把墙及门都做成玻璃的,好让人们能看到更多有意思的东西,还会把最具代表性的产品挂出来,还可能专门派个伙计到门口引导。每家店的风格都很别致,看上去都有点儿意思。但这其实让我很恐慌,因为它们像是以一种最具活力的方式散发着一种死亡的气息:它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做生意,为了活下去。这得是多么糟糕的环境,才能激发出如此挣扎的求生欲呢?看着那一扇扇大门,仿佛看到一张张血盆大口,而我就是一只迷途的羔羊,要选择从哪只口中穿过。于是我再一次地,匆匆走过,像是逃跑一样。一路上只是看看江上的扁舟,听听摇桨人唱着的民谣。

类似的感觉,不啻于平江路。

一路上,我也回忆过之前来苏州的感觉。思考着为什么找不到那样的感觉。是因为苏州变了?还是我老了?看着我的小女儿,哪怕是捡到一段小树枝,也能开心地玩起来。我想,应该是我老了吧。但是好像又不是,因为人老了,并不应该乐趣变少呀,只是应该会更高级一些。小屁孩吃个糖就开心半天,而我已经不会了。而且更糟糕的事,开心的事儿好像越来越少了呢。

真是有些遗憾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